「中華民國高齡金融暨長照跨領域發展協會」高齡長輩的守護者!

理財周刊/新聞中心 2022-06-23 19:15

從今年一月十日發起到五月二十八日舉辦成立大會及第一屆第一次理監事聯席會議,歷經近半年的籌組,本會終於在六月十六日收到內政部核准立案的通知!

一月八日上午與第一屆高齡金融規劃顧問師幾位朋友的聚會,以及當天下午政大法碩學弟的鼓勵,是促成筆者燃起醞釀多年的熊熊烈火,開啟籌組全國性社團之路的契機。但是真正發起協會之後,才知道成立全國性社團,所需要投入的心力、時間及智慧,遠超乎筆者的想像。

首先面臨的挑戰是,本會多數發起人,來自金融、法律及醫療、長照產業,大家有限的社團經驗分別為聯誼性質的系友會,以及學術性質的學會,或是謀求會員福利、產業發展的職業團體,與筆者想要創立的公益性質協會營運方式迥異,因此必須凝聚共識,才能朝有「工作人員」的全國性社團法人之路前進。

其次,通常「發起人代表」本身都有一定的資歷及資力,可以登高一呼就眾人響應,順理成章擔任協會理事長,並且自掏腰包贊助協會成立,再聘任可實質操辦日常行政業務的秘書長。

但是筆者歷經八年的長輩失智照護過程,且長期照護之路仍在進行中,期間因為多重壓力及身心健康問題,已經中斷職場成為全職的政大法碩學生,原本預計2020年三月畢業後,可以全力求職返回職場,卻一路被新冠疫情輾壓,只能以兼差的方式低度就業,一邊繼續做「長照志工」,投稿、在個人臉書筆耕,主動回應臉書社團許多失智家庭、長照家庭的法律、照護問題。若繼續全職無酬擔任協會理事長,無異是「自殺的行為」,與筆者努力要翻轉照顧離職到照顧悲劇的路徑,背道而馳。因此,如何凝聚發起人共識,說服大家相信筆者擘劃的協會願景,聘任筆者為有給職的秘書長,成為協會發起後能否繼續朝成立之路邁進的關鍵。

而協會成立後,更是任重而道遠。

因為筆者創立本會的核心任務~建立專業意定監護人、專業信託監察人制度,是筆者從自身及許多失智家庭身上看到失智黑洞的痛苦,才發現的「藍海」。失智家庭的財產糾紛、恩怨情仇,外人難以理解,法院也很難還原真相。要能防範失智造成的家庭訴訟糾紛,需要翻轉傳統家庭孝道文化、刻板的性別照護觀念,要透過對大眾的教育,喚起民眾需求,假以時日後,才可能成為具備「市場規模」的服務。

本會的任務,一言以蔽之,在於完善高齡金融商品,乃至建立台灣沒有的法律制度,成為民眾高齡經濟安全與金融保護的堡壘。即便協會規劃的專業意定監護人、專業信託監察人制度包含基本的收費方式、收費金額,也是以「公益」為初心,目標在讓協會慢慢減低「募款」的壓力,而非以「獲利」為目標。這也是我們朝「社團法人」的組織型態來進行這項業務的原因。如果是顯而易見、可以輕鬆獲利的「服務」,以金融業的資金及規模,早就輪不到本人來倡議了。

筆者連續多篇的高齡金融暨長照故事分享,便是希望從這些真實的案例,引導民眾開始思考自己的晚年人生。你我皆會老,都是失智候選人,醫療科技發達,壽命延長的結果是,即便自己沒有失智,也會是失智照顧者!而已經面臨失智長輩問題的青壯年族群,更需要提前規劃自己的晚美人生,成為聰明的照顧者!

感謝老天的安排,父親在天之靈的庇佑,以及所有創始會員的支持、家事法學會理事長鄧學仁教授的指導,協會不僅已正式成立,也已經草擬專業意定監護人、專業信託監察人制度實施辦法。期許協會成為台灣高齡長輩的守護者!

【延伸閱讀】


留言討論區

相關閱讀推薦
相關閱讀推薦